德甲

鸿蒙主宰 第一千八十六章 鸿蒙老祖之死

2020-01-16 20:26: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鸿蒙主宰 第一千八十六章 鸿蒙老祖之死

!--章节内容开始--

“噗噗……”

狂吐一口精血,慕容枫半跪在地,脸色苍白如纸,双眼中更是写满了惶恐的神色问道:“你、你也达到太一之境呢。”

“哈哈,你大概沒想到吧。慕容枫,现在你觉得我有沒有这个能力灭了你们慕容家族。”

“怎么可能。你怎么也达到太一之境呢。”喃喃自语,慕容枫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知道,如果血心当真达到太一之境的话,那么今天慕容家族绝对难以善终,他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慕容家族。

“沒有什么不可能的。慕容枫,接下來你就眼睁睁看着慕容家族被血洗吧,哈哈。”狰狞的大笑起來,血心倒不着急将慕容枫杀死,而是对除了慕容枫之外的人下手,每一拳轰击下去,都有慕容家族的高手形神俱灭。

可以说,血心现在是单方面屠戮,根本就沒有人能接挡下他的攻击,更别说给他带來威胁。眼睁睁的看着人间惨剧发生,慕容枫的心在滴血,可实力使然,他纵然有心阻止血心却也沒有这个能力,血心的修为实在是太厉害了。

“难道我们慕容家族真的难逃这一劫,非要被血洗吗。我不甘心。”额头上青筋爆出,慕容枫双手紧握成拳头,此刻他那在看向血心的眼神充满了无尽的仇恨,但他无力改变现实的一切。

正当慕容枫为自己的实力不济感到苦恼和不甘心的时候,就在这时,一个温润如玉的声音响了起來道:“血心,你不该如此放肆的。”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红着眼睛的慕容枫宛若看到救星一般,双眼中精光四射,尤为兴奋、激动,他知道來者不是别人,正是传说中的究极强者死神秦朗。

这些年來秦朗在鸿蒙世界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的存在就宛若一座丰碑,只可仰视不可超越。

邪神之子血心听到秦朗的声音后也停止杀戮,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循声看了过去道:“死神,你可总算是來了,我等你很久了。”

“你等我。不错,看來你也算是有些底气,沒想到你竟然达到太一之境。我很好奇你是如何做到的,难道你也找到太始本源。”注意到血心的修为境界时秦朗感到很惊讶,很难相信,血心竟然也不可思议的达到太一之境,这是秦朗之前所沒想到的。

“太始本源。你想说的应该是万精之灵吧。难道你认为万精之灵是达到太一之境的唯一办法吗。我看不然。”轻蔑的看着秦朗,血心强势道,怡然自得。

“你是地阴神躯,除了炼化万精之灵的话只有吞噬炼化太一之境的高手。当今这个世界上,太一之境的高手屈指可数,除了我、鸿蒙老祖和邪神之外,我实在是想不到还有谁达到太一之境。”

隐约间秦朗有种不妙的感觉,只是秦朗不敢相信,难道邪神和血心联手把鸿蒙老祖杀死了,血心吞噬炼化了鸿蒙老祖,所以才会成就血心太一之境的修为境界。

沒有答案,一切都等待秦朗娶探寻,只是对他來说,一切都那么不可思议,如果鸿蒙老祖真被杀了的话,秦朗绝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你说的很对,鸿蒙世界中当今只有三个太一之境的强者,其实这个数量还沒有变。”戏谑的看着秦朗,血心卖关子道。

“你们杀死了鸿蒙老祖。”眼神一凛,秦朗暴怒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秦朗无法接受。

“你猜。”并沒有给秦朗一个肯定的答案,血心厉声道。

“找死,,,”血心的话将秦朗激怒了,当即红着眼睛,整个人宛若一头发狂的雄狮一般愤怒的盯着血心看着,也不废话,秦朗立刻狂风骤雨般朝他攻击过去,血光四溅,力求将他杀死。

无所畏惧,同是太一之境的强者,血心根本就沒将秦朗放在眼里,否则他也不敢堂而皇之的肆意杀戮。

此刻见秦朗疯狂地朝自己攻击过來的时候,他立刻有恃无恐的迎了上去,力求跟秦朗一决高下。针锋对麦芒,两人都是一等一的超级高手,真正当他们开打后,以他们交手的地方为中心,方圆百万里的范围内完全成为生命的禁区。

眼见如此,慕容枫立刻指挥慕容家族的高手撤退,对他來说,这是慕容家族夹缝里求生存的绝佳机会,如果不趁这个机会离开的话,等待他们的有可能是无尽的死亡。

“哈哈,秦朗,你的修为也不过如此。”跟秦朗交手片刻后,血心讽刺道,一副根本就不将秦朗放在眼里的样子,傲气逼人。

“我的修为虽然不怎么样,但杀你足够了,去死吧。”眼神冰冷的看着血心,秦朗被激怒了,当即疯狂地朝血心碾压过去。

相对來说,秦朗和血心两人的实力平分秋色,但秦朗胜在手中拥有十方神器形成的巨型斧头,这把斧头上携带着浓郁的杀气,所有被巨型斧头劈中的人都只有死路一条。

血心也不例外。

血心对秦朗手中的这把斧头明显充满了忌惮,因为从这柄斧头上,他嗅到了死亡的味道,所以十分恐惧。

不过更让血心恐惧的倒不是这柄斧头,而是秦朗的混沌化身。就在秦朗感觉短时间内无法杀死血心的时候,他选择施展出混沌化身,以混沌化身联合本尊跟血心缠斗。

一个秦朗血心都奈何不了,眼下秦朗又施展出两个实力一模一样的混沌化身,可想而知血心有多么狼狈,瞬间就陷入绝望当中,因为他根本就沒有办法接挡秦朗的联手攻击。

“沒想到你的混沌化身这么厉害,而且他们跟你本尊的实力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心有余悸,血心已经有些招架不住,脸色苍白如纸,节节败退。

“现在你应该知道你父亲邪神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沒能杀死我吧。就凭你这个毛头小儿竟然想杀我。你太看得起自己了。”讽刺的看着血心,秦朗强势道,每一招都下毒手,力求杀死血心。

如果血心真吞噬炼化鸿蒙老祖的话,那么他跟邪神联手对自己构成极大的威胁,这种情况下,杀死血心是最明智的选择,虽然想杀死一个太一之境的强者不是件简单事,但秦朗明显不想错过这次机会。

“嘭嘭……”

“噗噗……”

疯狂地攻击下,血心被打得狂吐精血,眼看着就要坚持不下來,而他也有逃走的意思。

历经大小战斗无数场,秦朗的战斗经验极其丰富,他自然知道血心心中的想法,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会错过,所以就在血心有这个打算的时候,秦朗直接封死了他能逃走的道路,如此一來,血心陷入绝境当中,他根本就沒有机会逃出去。

“想走。你觉得今天我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吗。这千亿年來,我一直都在寻找你和邪神,沒想到你终究还是出现了。你和邪神不死,鸿蒙世界永远都不会太平,所以今天你出现了,我是绝对不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的。”冷冷地盯着血心看着,秦朗残酷道。

看得出來,秦朗要杀血心的心尤为坚决,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活着离开这里。战场上凭借实力说话,秦朗绝对不是信口开河,当下他全力以赴的朝血心攻击过去,打得血心根本就沒有招架的力量。

对他來说,如果沒有意外发生的话,死亡只是时间问題,因为凭借血心此刻的修为他根本就改变不了什么。

“秦朗,小心一点邪神,邪神诡计多端,我总感觉现在这个场合他应该会出现。千万不要大意。”造化玉碟中,凌嫣等人一直都在关注外面的战斗。

眼下见秦朗跟血心的战斗中占据绝对的优势后她们并沒有松懈起來,一如既往的紧张,因为谁都不知道邪神什么时候会杀出來。

跟年幼的血心比起來,邪神更让凌嫣等人忌惮,因为邪神才是她们心目中真正值得小心的人。

“不用担心,一切都在我的掌控当中。目前在外面的都是我的混沌化身,我的本尊根本就沒有出去,所以就算邪神突袭我也不用担心,不会对我构成意外的。”云淡风轻,秦朗的本尊神出鬼沒出现在凌嫣、冰雪等人身边,闲庭信步,似乎一切都在掌控当中。

“咦,外面竟然都是你的混沌化身。”愕然看着秦朗,凌嫣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本來她还在为秦朗的安全担心,现在來看,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秦朗不会有性命危险。

“秦朗,你说邪神在什么地方。他为什么沒有出现。”开门见山,冰雪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在她看來,无论如何邪神都应该出现,他是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血心被秦朗杀死的,毕竟这是他的底线。

“邪神的心思谁都猜不透。其实我跟你一样,总感觉邪神会出现,让我们拭目以待吧。只是我直到现在还接受不了,鸿蒙老祖竟然被邪神不声不响的给吞噬炼化了,而且这个过程竟然沒有任何动静,我还是太大意了。”想到鸿蒙老祖已死,秦朗心里百味呈杂,似乎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直以來,鸿蒙老祖都是秦朗努力坚持下去的精神支柱,可谁知精神支柱竟然会突然崩塌,这是秦朗始料未及的。

哪怕秦朗不能接受,但血心达到太一之境,这让他必须考虑,有可能是真的,否则沒理由千亿年的时间都看不到鸿蒙老祖。

“秦朗,你说鸿蒙老祖他真死了吗。”怔怔的盯着秦朗看着,灵儿柔声问道,黑色的双眼中写满了不安的神色。

“血心他沒有理由说谎。其实我跟你们一样,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对我來说,如果鸿蒙老祖真死了,今天必须杀死血心,否则我的处境将会很尴尬。我一个人很难打败他们两人联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秦朗直言道,这是摆在眼前很现实的问題,必须考虑。

造化玉碟外,血心在秦朗三个混沌化身的攻击下已经狼狈到了极点,遍体鳞伤,不停的狂吐精血。对他而言,如果邪神不來营救的话,死亡只是时间问題,无非早晚而已。

“果然不出所料,邪神來了,”眼看着血心陷入绝境俨然坚持不下來的时候,突然间就在这时,秦朗感受到邪神的气息,当即警觉起來,振奋无比。

“哈哈,秦朗,我不在,你是在欺负我儿子吗。”肆无忌惮的大笑起來,邪神睥睨道。

來到战斗的核心领域后,他直接凭借超强的实力将秦朗的几个混沌化身全都击退,怡然自得,似乎对他來说,这一切根本就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題。

“邪神,你终于來了,”面对强势的邪神,秦朗的混沌化身有恃无恐道,古井无波,十分淡定。

“哈哈,秦朗,时隔千亿年再见,看到我儿子都成为太一之境你心里有什么想法。”戏谑的看着秦朗,邪神眼神睥睨道,十分狂傲,得意盈然。

“沒什么感觉,我只是很好奇你是如何杀死鸿蒙老祖的。为什么我一点消息都沒有。还有,以鸿蒙老祖的修为來说,你应该不是他的对手。”冷冷地盯着邪神看着,秦朗从容镇定道,并沒有表现出过度的紧张和不安,毕竟他得到鸿蒙老祖被杀已经有片刻的时间了,算不上什么。

“这个重要吗。对我來说,我永远都只注重结果。鸿蒙老祖已经被我儿子吞噬炼化了,这才是最重要的。现在鸿蒙世界中只有三个太一之境的强者,你、我,还有我儿血心,二打一,秦朗,你猜猜谁会笑到最后。”玩味的盯着秦朗看着,邪神得意洋洋道。

在他看來,秦朗必死,因为他根本就沒有底气跟他们父子俩战斗。

“老实说,鸿蒙老祖的死出乎我的意料,但一切并不是那么悲观。我们俩是宿敌,交手了无数亿万年,你什么时候杀死过我。有些事情是注定的,我只相信邪不胜正,所以就凭你想杀我,痴心妄想。”运筹帷幄,秦朗有恃无恐道,虽然他的脸色很难看,但他依旧对自己抱有乐观的想法。

“心儿,你怎么样呢。”沒有再理会秦朗,邪神秦飞撇过脸看向血心。

他的意思很明显,如果血心沒有太大问題的话,他们父子俩就联手把秦朗干掉,因为在邪神看來,这也是一个杀死秦朗的绝佳机会。!--章节内容结束--

黑龙江盛京医院可靠吗
北京前海医院在线挂号
保定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治疗牛皮癣医院赣州哪好
宿迁治疗白癜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