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东吴建国路无路可走的陆氏父子

2019-11-08 13:22: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东吴建国路:无路可走的陆氏父子

公元221年,刘备率领大军气势汹汹的杀向东吴。他喊出的口号是为关羽报仇,然而刘备的真正意图却也很明显:吞并东吴,壮大实力。

此时吕蒙已经去世,东吴似乎已经陷入了不知所措的境地,这样的东吴对刘备来说简直不堪一击。不过刘备不知道,他这一仗,将为东吴树立新的长江上游统帅做出极大贡献。

陆逊是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新一代东吴长江上游统帅,在他之前,吕蒙一改鲁肃错误的联刘政策,重新回到积极主动的进攻战略,从关羽手中夺回了荆州。但东吴新政策尚未出炉吕蒙就因病去世,这才勾起了刘备吞吴的欲望,举兵来战。

吴蜀的夷陵之战其实在我来看平淡无奇,双方兵力差距实际并不大,谈不上是以少胜多。这个问题已经有很多文章讨论过,这里不再赘述。奇怪的是,极其赞成袭取荆州的陆逊在取得夷陵之战的胜利后却并不反对重新回到联刘的轨道上,这一前一后的巨大反差让很多人不明所以。陆逊究竟支持联刘还是支持吞刘?或者是他有别的想法?这要看他是如何向孙权提出构想的。

骨子里,陆逊应该是倾向于进攻型战略的。在他还年轻的时候就建议孙权说:“方今英雄釭跱,财狼闚望,克敌宁乱,非众不济。而山寇旧恶,依阻深地。夫腹心未平,难以图远,可大部伍,取其精锐。”对于蛮夷,陆逊根本不打算像马谡和诸葛亮一样采取什么攻心为上的战略,陆逊的想法是彻底摆平山越,并借山越之力扩充自己。这与曹操对付乌丸的策略一致,都是斩草除根的想法。而从三国各自对付蛮夷的效果来看,吴国显然很成功的。曹操虽然给予乌桓以毁灭性打击,但毕竟在南北朝时期与鲜卑等少数民族一起制造了乱华的闹剧。诸葛亮的所谓攻心战略,实际上并未成功,因为他前脚走,后脚南蛮又叛,是后来李恢动用武力才最终剪除了南方之患。而东吴在陆逊和诸葛恪三次大规模武力剿除后,山越很快就在历史上消失了,而东吴从山越那里得来了很多勇猛善战的兵员。

在荆州问题上,陆逊与吕蒙一样,支持武力夺取荆州,并亲自策划和实施了这一战略。他曾对吕蒙说:“关羽接境,如何远下,后不当可忧也?羽矜其骁气,陵轹於人。始有大功,意骄志逸,但务北进,未嫌於我,有相闻病,必益无备。今出其不意,自可禽制。下见至尊,宜好为计。”可见陆逊一早就有了如何干掉关羽的具体措施。

但令人疑惑的是陆逊在夷陵之战对刘备采取强硬政策后居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力促进联刘。究其原因,无非是当时形势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吕蒙去世过早,他的战略暂且不提,还看周瑜。他提出天下二分之计的背景是曹操赤壁新败,内部动荡,西北实力不俗,可为强援,刘备暗弱,可以吞并。但经过鲁肃的七年联刘政策后,时局已面目全非。曹魏内部逐渐稳定,暂时没有空子可钻,西北势力已被消灭,没有其他可为盟友的选择,刘备鲸吞西蜀汉中,早已不是昔日菜鸟。这样的情形下,周瑜的天下二分之计显然已经完全没有可行性了。

然而东吴君臣之前一致认为刘备军团极其不可靠,为什么陆逊还要促进双方结盟?也是情况有所不同。刘备鼎盛时期跨荆连益,对东吴笑里藏刀,不但对东吴有严重威胁,而且占据着东吴的战略要地荆州,所以东吴必须把矛头指向刘备。但刘备去世后诸葛亮改变了战略,不再对东吴有任何企图,而是真心的想要两家联合,掉转枪口对准曹魏。刘备不可靠,但诸葛亮这个铁杆亲吴派还是值得视为盟友的。

尽管孙刘再次同盟几乎是一拍即合,但此时的东吴也面对着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发展之路在哪里。周瑜早先谋划的西蜀可以PASS了,西北也可以PASS了。东吴可以考虑的,一是淮南、徐州,二是海外。但早先吕蒙就反对过孙权关于夺取淮南、徐州的战略规划,吕蒙说:“今操远在河北,新破诸袁,抚集幽、冀,未暇东顾。徐土守兵,闻不足言,往自可克。然地势陆通,骁骑所骋,至尊今日得徐州,操后旬必来争,虽以七八万人守之,犹当怀忧。”可见北伐并不是好办法,在魏国的骑兵优势下,徐州很容易得而复失,而且北伐的投入可能吴国很难承担的起。这在后来东吴多次对合肥用兵都没有进展时已经体现了出来。

那么往南继续发展呢?陆逊对孙权说:“臣反覆思惟,未见其利,万里袭取,风波难测,民易水土,必致疾疫,今驱见众,经涉不毛,欲益更损,欲利反害。又珠崖绝险,民犹禽兽,得其民不足济事,无其兵不足亏众。”当时的南方沿海地区发展严重落后,就像陆逊说的那样,占领他们不管用,放弃他们也不亏,何必浪费人力物力去搞那没影的事呢?倘若国家一统,那拨些资金开发一下倒未尝不可,但现在是扑朔迷离的微妙时期啊。

或许有人会说,可以从荆州往上打嘛。这太恐怖了,东吴刚刚搞背后偷袭拿到荆州,虽然与蜀同盟,但毕竟裂痕尚存,谁敢担保蜀汉不来个以牙还牙?荆州是东吴咽喉,不能拿来验证蜀汉是否真心结盟,一旦实验失败了,东吴将损失惨重,无法弥补。所以东吴君臣自夷陵之战后从未谈过关于从荆州北伐的事。

而且,最关键的是曹魏没有给东吴留下如赤壁之败以后的空当。

如此看来,东吴三条道路都完全被堵死了。

这是鲁肃联刘战略的严重恶果,牢固的鼎足之势已成,即便能干如陆逊也无法解开这个局。况且,这个时候的孙权也变了,他宠信吕壹任其专权

,他开始怀疑重臣……有些是出于政治目的,有些是为了给太子铺路,但明显可以感到,孙权有些没正事儿了。

在这样的情形下,陆逊的选择只能拼发展。他对孙权说:“臣愚以为四海未定,当须民力,以济时务……治乱讨逆,须兵为威,农桑衣食,民之本业,而干戈未戢,民有饥寒。臣愚以为宜育养士民,宽其租赋,众克在和,义以劝勇,则河渭可平,九有一统矣。”事实上,尽管东吴不甘心的对合肥进行了多次尝试,但都无功而返,东吴确实没有其他选择了。

陆抗时期的吴国已是秋后黄花,帝王昏庸,奸佞盈路,诸葛恪、孙峻、孙綝……权臣如走马灯一般匆匆在历史的舞台上走过。

像他的父亲一样,陆抗也无法扭转这个被动的局面,他唯一的选择就是不停给朝廷上表,搞内政、弹劾佞臣,此时的东吴甚至连陆逊时期的联刘政策都已经名存实亡了。陆抗在上疏中说:“国家外无连国之援,内非西楚之强,庶政陵迟,黎民未乂,而议者所恃,徒以长川峻山,限带封域,此乃守国之末事,非智者之所先也。”可见这个时候的东吴已经成了笼中之鸟,仅凭长江险要苟延残喘。陆抗只能期待奇迹,他的奇迹就是敌人出现低级失误。他后来在上疏中说:“诚宜蹔息进取小规,以畜士民之力,观衅伺隙,庶无悔吝。”

历史是公平的,它为东吴再次提供了机会。公元251到257年,魏国的淮南地区由于不满司马家族的专权而爆发了一系列叛乱,文钦、毌丘俭、诸葛诞等人搅得淮南地区鸡飞狗跳。这本是绝佳良机,但可惜的是此时东吴情况并不比淮南强多少,机会在孙峻和孙綝两个战略白痴手中一闪而过,陆抗甚至都没有参与其中。

虽然陆抗后来在西陵为孙皓的暴虐擦了一次屁股,但这更像是东吴这条死胡同最后的闪光。历史又很残忍,再也没有为东吴提供另一次崛起的机会。

回顾过去,孙策、周瑜横扫江东历历在目,他们的英姿勃发和风流倜傥就像昨天。东吴曾经那么的阳光,那么朝气蓬勃和活力四射,让人可以为他们欢欣鼓舞和激动流泪。时过境迁,一代英杰周瑜的去世让东吴迅速衰落,鲁肃的错误战略使东吴失去最好的,也是唯一一次崛起良机。一步错,步步错。东吴本有机会提前结束这乱世,然而历史的车轮如闪电般碾过,留下破碎的东吴,与无数游荡在吴楚间不愿离去的英魂。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术后漏尿用什么纸尿裤

晚上尿失禁怎么回事

总是漏尿穿什么纸尿裤

便利妥成人纸尿裤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小儿感冒咳嗽专用药
要止咳先祛痰该怎么做
金振口服液是大品牌吗
小儿感冒咳嗽厉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