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采个娘子来养家 378 李迎春遇惊2

2019-10-13 00:09: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采个娘子来养家 378 李迎春遇惊2

迎春后背抵着木门,狂跳的心还没静下,就听见杨林小声说别怕,登时愣在那里,半晌才觉出自个儿心像是要从腔子里跳出来一般。

半晌不见迎春回答,杨林又道:“我对你没坏心,你一个姑娘家,夜里走路着实叫人悬心。明儿……我还送你。”

“你要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杨林道。

迎春捂着嘴,满脑子乱哄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杨林慢慢退走,迎春听着他脚步远去,才缓缓嘘出一口气。

她脑子里一团乱麻,丢魂也似洗脸洗脚,收拾好躺在床上。她一站就是半日,腿脚酸麻胀痛,躺下后才觉舒坦些。迎春在县里住过不少日子,自然晓得县城虽然安宁,可也不是啥事都没有。大姑娘小媳妇夜里出门,总容易叫人堵上嘴拖到巷子里玷污,别人不晓得,县衙差人天天

在腊梅家里来往,说话间偶然带出来两句,就够叫人心惊半天。

迎春自诩大胆,自个儿住个小院子,每晚从腊梅那里出来也不叫人送,独个儿打灯笼走在路上,警醒些想来没大事。

她袖子里藏着一把小剪子,万一遇着事情也能自保。腊梅跟汪小福起先送过她两日,后头她一定不要送:“你们光顾着送我,自家事情还做不做?”

腊梅每日叫菜农送菜来,连带着迎春要用的那份菜,给迎春省下许多事情,她便不愿再多麻烦妹子跟妹夫。前几年她就是太把自个儿当个了不起的人,看这个也不顺眼,那个也不如她,才稀里糊涂做下错事。如今正经自个儿过日子,须得有成算,不能把妹子情分当成应该

大姑娘走夜路,自然心虚,一来唯恐有不要脸的人强占便宜,二来脑子里控制不住胡思乱想,一点黑影子就能想到妖魔鬼怪,自个儿把自个儿吓得直哆嗦。

今晚路上迎春有些给杨林吓着,冷静下来一想,竟忘了谢他……

迎春迷迷糊糊睡过去,第二日就把这事儿忘到脑后:客气话谁都会说,杨林就那么一说,她不当真。谁知当日晚上,杨林当真就看着她收摊回家,才回自个儿家去。这回杨林没说啥,迎春倒有些纠结:人情最不好欠,杨林这般待她,她却没啥好回报的,不敢接他好

意。

过两三日,杨林竟似把送迎春回家当成个差事一般,一日不差,一日不迟。

迎春犹豫着要跟他说,叫他往后别来,谁知她还未张嘴,杨林先走开,倒成了他躲她。迎春几回要说,寻不着机会,只得作罢。

杨林自个儿家里没个知冷知热的人,晚饭不是跟着汪小福吃,就是在迎春这里吃酸辣粉,过几日,迎春便不收他饭钱:总要有个啥还他。

杨林悄悄把钱压在碗底,迎春小本生意本就难赚利,又是个姑娘家,营生艰难,他个大男人不忍心占这等小便宜。

迎春将这些事悄悄说与腊梅:“像是我吊着他,好处占尽还不给人个准话一般,你说这叫我咋办?”

腊梅道:“虽说人情难欠,咱们家要还他人情也不难,你别慌,你一没拿不该拿的钱,二来也没找上他要他给你做事情,且欠不了啥。”

杨林做副捕头的,管县内捕盗缉私等事,护送个人又能有啥问题?迎春白日里精精神神做生意,晚上回去躺在床上烙饼一般翻身,寻思不能这样下去:之间一长,只怕就算杨林死心想娶媳妇,有个他天天照料她的传闻在,他也难娶

到好人家姑娘。

这日杨林眼看着迎春到门前,掏出钥匙来开锁,预备迎春进门他就要走,忽然迎春转过身对他说:“杨捕头,我有话与你说。”

杨林紧张得喉咙发紧,对着县太爷都没有这般厉害,僵硬着手脚走到跟前,哑声问:“你要说啥?”

迎春吸口气:“这些日子,多谢你看顾,这份恩情我不敢忘,往后你成亲生子,我一定送大礼。”

黑地里瞧不见杨林神色,只听他道:“不用!我、我没打算成亲……”

迎春柔声道:“你们当差也辛苦,听说天不亮就要到衙门点卯,到处巡查,县里没啥大事,全靠你们。”

她嗓子受过伤,不似寻常姑娘家娇嫩,倒有些沙哑,如同世事搓磨出的伤痕,叫人禁不住要心疼。

杨林哑口无言,他已好几年没听见过迎春这样温柔说话,只听她说,“你每日当值已很辛苦,再来送我,我心里过意不去。往后,就别送了,我自个儿能成。”

杨林满嘴里发苦,木木地重复:“不送了?”

“嗯,你的好意我心领,不用再送我。”迎春推门进屋,反手关上大门,半晌听见杨林低声说一句“好”,声音里似带哭腔,抬手一抹脸,全是泪水。

这日过后,杨林就来得少,隔四五日来吃一回粉,跟旁人差不多,钱照给,吃完就走,迎春也没再说啥。

腊梅还问汪小福:“杨捕头说是把饭钱给咱们,每日做饭时带上他的,这些日子没来,可咋算?”

汪小福笑道:“不要紧,大不了把定钱退给他。”

汪大娘在旁叹气:“我看杨捕头倒是个好小伙儿,你劝劝迎春丫头,少犟些,将来只怕享福不尽。”

腊梅深知自家姊妹几个,不管面上温柔还是死倔,骨子里都有些认死理,自个儿认定的事情,哪个劝都不顶用。

尤其迎春吃过男人亏,防心格外强,说了只怕坏事,只对汪大娘道:“强扭的瓜不甜,她吃过那些个苦头,我们也舍不得再逼她,且随她去吧。”

汪大娘抱着庭玉直叹气,庭玉小小一个人儿,古灵精怪,跟着她奶奶叹气,倒逗得众人笑起来。

众人笑一阵,这事儿就算这么过去,再不多提。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好好做生意的人,咋也想不到自个儿天降横祸。

迎春一开头把积蓄都投进小吃摊里头去,回本之前,自个儿天天煮粥吃,也就在腊梅家里还能吃到荤腥。

待到一个月上头回本,她也能隔一两日吃到肉,荤油更是不缺。人舒心,脸面跟着变化,往日那揪着的眉头舒展,整个人看上去都亮了不少。

她在县城里渐渐有名,偏就招上一个冤家:也不是生人,就柳忠与柳耀文父子两个。

当初那柳耀文骗迎春清白,过后死不承认,要不是迎春一根绳子把自个儿吊到他家房梁上,哪能伤得到他家分毫?

后头柳耀文逃走避风头,谁知给宋好年赶上,一顿打断腿,扔到邻县去自生自灭。柳忠两口子给柳府赶出来,去邻县寻儿子。

这几年没有动静,青柳镇上众人早忘了有这么一号人,谁能想到他们竟又回太平县来?

原来当日柳忠夫妻两个在邻县寻着儿子时,身上也没多少钱,一家三口只好变卖身上衣裳度日。柳忠夫妻寻到柳耀文时,柳耀文那条腿早治不得,人跟他们说,要是不锯掉,整个人都要烂个死臭,他们身上最后一点子钱用来求大夫给柳耀文锯腿,最后连个像样

的住处都没有,幸好路旁有间茅屋死过人,里头空着,他们才住进去,好歹有个挡雨的地方。柳忠家的给人浆洗衣裳赚几个钱,柳忠给人做短工。偏柳忠做惯大管家,最好指挥别个,几日下来别人家管事的都恨他多事,再不肯雇他,他走投无路,只得寻个米

行去扛米袋。

他年纪不轻,扛米袋自然扛不过年轻人,亏得会说话,咬牙奉承米行掌柜,才堪堪保住这份差事,几年下来,早磋磨得腰背佝偻,满头白发。

偏柳忠家的冬日里在水边浆洗衣裳,不合与人争水,竟给人推进水里。捞上来时人已半死,好容易救活,便病痛缠身,挨了半年就去了。

柳忠一个人养活柳耀文,如何养活得过来,往日把儿子当心头肉,如今就成眼中钉,成日在家打骂,催他去外头找个工。

柳耀文一个断腿废人,又不会写又不会画,哪能找得到工?

父子两个日子越过越差,最后只好靠讨饭过日子。人穷志短,人真个穷极恶极时,再顾不上脸面,柳忠寻思,青柳镇他们不敢回,但他当日做管家时,在太平县也颇认得几个朋友,如今他落魄成这样,索性去撞撞运

气,万一运道好,哪个可怜他,肯给他一二两银子,也是几个月的嚼裹。

父子两个一路讨饭回太平县,当真没一个人认得出他们来,找到朋友家中,朋友哪里肯认?都说“我忠大哥去外头做生意,你是哪里来的叫花子,也敢冒充他?”父子两个夜宿桥洞,白日就在县里讨饭,这日恰巧就见着迎春在那里摆摊卖酸辣粉,当时日头还没落,夕阳余晖照在迎春脸上,她同人笑着说话,满脸都是温暖金色

柳耀文一张长脸狠狠扭曲,咬牙道:“爹,就是这个贱人……”

柳忠比他更恨迎春,要是她当日肯忍气吞声

,他如今还是风风光光的柳府大管家,咋会落到这地步?这父子两个除去讨饭,也偷鸡摸狗过活,早有默契,两个人对视一眼就定下计谋,觑着迎春收摊,就缀在她身后,要给她好看。

榆林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鹤壁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平凉好的白癜风医院
榆林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鹤壁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