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一带一路揭示中国经济发展新逻辑

2019-11-08 13:01: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带一路”揭示中国经济发展新逻辑

“一带一路”愿景与行动文件的发布,不仅标志着我国外交战略将开启新篇章,也标志着以“一带一路”为契机的国家资产负债表重构正式登台,揭示了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新逻辑,或将成为中国经济的重大转折点。从政治角度看,“一带一路”也将改变地方政府行为模式,由此产生的经济带动作用或远超预期。由今年地方“两会”透露的信息,可知各地都在争先恐后上项目,对接“一带一路”战略,今年有望成为1978年以来我国第四次投资浪潮的大变局元年。

在习主席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后,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了“一带一路”愿景与行动文件。这不仅标志着我国以“一带一路”为主要旋律的外交战略将开启新篇章,也标志着以“一带一路”为契机的国家资产负债表重构正式登台,今年有望成为我国第四次投资浪潮的大变局元年。

“一带一路”包括“两圈两线”,一头是活跃的东亚经济圈,一头是发达的欧洲经济圈,丝绸之路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横跨欧亚非,中间广大腹地国家经济发展潜力巨大,覆盖了我国新常态下最重要的外交要地,未来以新亚欧大陆桥、中蒙俄、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四大经济走廊以及海上以重点港口为节点,特别中巴、孟中印缅两个经济走廊T字核心外交圈层将形成。按行动文件所表述的宗旨和原则,将通过迈向亚洲命运共同体,推动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体现了中国务实、写意的大国外交文化,很可能形成中国未来的外交新战略。因为打造命运共同体,要求摒弃零和游戏、你输我赢的旧思维,树立双赢、共赢的新理念。当今世界,谋求多边共赢,才是理性之举。合作共赢的理念不仅适用于经济领域,也适用于政治、安全、文化等广泛领域;不仅适用于地区国家之间,也适用于域外国家开展合作。

从历史视角看,“一带一路”标志着中央逐步从需求紧缩倒逼供给改革转向需求扩张配合供给改革的思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央行先后采取了降准、降息等需求扩张政策,但总体上对总需求的管理仍然偏紧,而“一带一路”大战略将重构资产负债表,揭示了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新逻辑,或将成为中国经济的重大转折点。

截至2014年,我国已拥有6.3万亿美元海外资产,净资产达1.8万亿美元,仅次于日本。但遗憾的是,如此庞大的海外净资产一直伴随着“负收益”,这主要源自对外资产和负债结构不匹配,即我们60%以上的对外资产是央行手中的低收益外汇储备,而对外负债则有接近60%是高成本的外商直接投资,两者的收益差致使我们在手握巨额净资产的同时却要向别人支付投资收益。从宏观上讲,这实际上是牺牲GNP换取GDP,并不符合国民福利最大化的原则。现在通过“一带一路”等国际战略,推动国内企业赴海外投资,既能推动我国对外资产的多元化,又能拓展我国的海外存在,推动战略外交,一举数得。

而重构我国的国家资产负债表,定将深刻改变国际金融版图。未来由我国主导的亚投行将打破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IMF和日本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对国际金融版图的垄断。历史上,日本和美国在这个阶段同样都积累了大量外汇储备,而当国家需要通过对外产能输出化解产能过剩时,外储恰好可用于为国内企业的海外拓展提供融资支持,最好的方式就是建立多边金融机构。这正是目前我国最为需要也最为欠缺的,亚投行的组建和运行将彻底改变这一窘境。这或许意味着一个金融多极化的新时代的到来。

从政治角度看,“一带一路”也将改变地方政府行为模式,由此产生的经济带动作用或远超预期。看今年地方“两会”透露的信息,各地都在争先恐后上项目,对接“一带一路”战略,希望打造成“一带一路”的关键节点。这或将从根本上逆转近年来地方政府的消极怠工现象,使地方政府被压抑的投资冲动重新爆发。

1978年以来,我国经历了三次投资热潮。第一次是1993年,当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达到创纪录的62%。第二次是2003年,在2001年入世制度红利和人口红利叠加的刺激下,房地产和制造业投资迎来黄金增长期,推动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连续三年保持25%以上的高增长。第三次是2009年,面对全球金融危机的巨大压力,中央果断推出4万亿一揽子刺激计划,当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达到30%,拉动我国经济迅速触底回升。之后,投资便在产能过剩的压力下持续回落。随着“一带一路”战略进入落实阶段,投资低迷的趋势可能逆转。

据公开收集的信息统计,各地“一带一路”拟建、在建基础设施规模已达1.04万亿,跨国投资规模约524亿美元,基于一般基础设施的建设周期一般为2至4年,今年由“一带一路”拉动的投资规模或在4000亿元左右。考虑到基建乘数和GDP平减指数的影响,预计将拉动GDP增速0.2至0.3个百分点。

基础设施建设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战略的首要前提与核心关键,自当优先。今年将启动的铁路、公路、水运、港口等重大基建项目即将公布,在项目分布上,“铁公机”占全部投资的68.8%。其中,铁路投资近5000亿,公路投资1235亿,机场建设投资1167亿,港口水利投资金额超过1700亿。预计,通向东南亚的基础设施建设或率先启动,巴基斯坦瓜达尔港、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等印度洋战略性港口或称为首批战略港口。

按规划,福建很可能成为“一带一路”“两圈两线”写意画的核心,而新疆、广西则成为关键区,其他包括陕西、江苏、甘肃、内蒙、云南等十多个省区市或为辐射区。福建,作为我国主要面向亚太地区开放的窗口之一,泉州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认的“海上丝绸之路”起点之一,福州长乐太平港是郑和七下西洋的重要基地;去年底,厦门已出台落实“一带一路”建设行动方案。新疆,地处亚欧大陆地理中心,周边同8个国家接壤,是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五个中心(交通枢纽中心、商贸物流中心、金融中心、文化科技中心、医疗服务中心),中哈、中巴等“一带一路”重大工程项目清单有望受益。广西是我国与东盟经贸合作的重要载体,中南经济走廊有望围绕南宁-新加坡经济走廊展开。此外,乌鲁木齐、满洲里、南宁等重点关注各经济走廊节点城市及厦门、连云港、大连等海上重要支点城市亦值得关注。

我国内地、沿边与沿海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差异较大,“一带一路”为产业协同、产能去化提供了条件。由此,产业转移升级的速度可能要比预想的快,眼下新兴产业已开始出现转移迹象了。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