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冰焰帝尊 第二十七章 曙光

2019-10-18 10:44: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冰焰帝尊 第二十七章 曙光

第二十七章曙光

李幽然带着不甘渐渐离去,宇文浩的成长太快了,自诩天才的他,提不起一丝勇气,没有信心留下宇文浩。

他虽然有信心战败王勋,可宇文浩却在他的意料之外,就凭宇文浩刚才那一击,他自认接不下来,即使接下来,不死也得重伤。

宇文浩身上展现出来的境界,确实是四晶武者,可最后一招,已经超出了武者范围,甚至连四晶武徒的他,都会莫名的感到心颤。

传言宇文浩不死废物?

可这短短的时间里,发生在他身上的事迹,完全用不可思议来形容。

李幽然走了,虽然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砰!

眼看李幽然的身影消失,宇文浩的身子倒了下来。

他是四晶武者,可强势使出云手诀,到最后那狠狠的一脚,几乎抽空了他身上所有的玄力,这就是云手诀的霸道之处,能使出超过同阶武者十倍的玄力,可代价也不小。

“公子——”王勋看着宇文浩的身子倒下,惊呼一声,整个人狂奔而去。

十天时间,接连突破四晶,已经打破了常规,打破了王勋的认知,如此妖孽的人物,一旦成长起来,绝对是各方势力的噩梦。

而如今狼牙帮已经消失,想要崛起,宇文浩必不可少。

王勋来到宇文浩倒下的位置,看着地上躺着的宇文浩,心提到嗓子眼,心里暗暗祈祷千万不能出什么事啊。

地面上,宇文浩脸色煞白,静静的躺在那里,双眸一动不动的看着星空,也是看到宇文浩眼球转动,王勋紧张的心才放了下来。

至于萧枭,完全处于宇文浩秒杀宇文姜的场景之中,他怎么也想不到从见面名不经传的小子,今夜却逆袭成功,而且如此震惊。

想到之前宇文浩对自己动手,虽然此刻鼻青脸肿,可萧枭知道宇文浩留手了,一副书生样的宇文浩,竟然也如此暴力,想想萧枭后背就是一阵发凉,还好自己不是宇文浩的敌人,否则的话.........

萧枭不敢想了,挣扎着受伤的身子,朝宇文浩倒下的位置爬去。

....................

宇文家

“彤公子,现已确定,宇文姜的灵魂碑破碎!”一名老者躬着身子走了进去。

“宇文姜竟然死了........宇文浩的身后到底有什么势力?”宇文彤把玩着手里的戒指,漫不经心。

“如今,宇文姜的父亲得到他身死的消息,正在门外等候公子处理,我要不要........”老者恭敬的站在宇文彤的身边说道。

“不必了,你替我转告他,宇文姜乃是死于宇文浩之手。”宇文彤眯着眼睛,丝毫不担心宇文姜父亲前来问罪的事情。

宇文家长老分三等,一等核心长老,以宇文淮为主,二等内门长老,以宇文彤的父亲宇文虚为主,三等外门长老,外门长老多达近十位,宇文姜的父亲就在其中。

宇文姜的父亲虽然有点权力,但对于此时的宇文彤而言,没有丝毫威胁。

宇文姜身死,那是为宇文家家族大业牺牲,在很多人看来,死得其所。

“另外,这段时间我要闭关,没有什么重要事情,就不要让人来打扰我了。”看着老者离去,宇文彤补充了一句。

宇文姜的父亲在外面足足等了半个时辰,才看到老者的身形出现,可老者转达的话语,令宇文姜的父亲脚步定在原地半天,才开始挪动。

这就是大家族,权利代表一切,就算他是宇文家的外门长老,也不敢对宇文彤有一丝放肆。

如今宇文家的事务完全由宇文彤的爷爷和父亲掌握,在这个节骨眼上,他还敢说什么,除非也想与宇文浩落得一个下场:逐出家族。

至于李幽然,回到城主府之后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他父亲,被狠狠的骂了一顿,连夜安排他离开了金戈城,宇文家这尊大佛,他李染玉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

而且,对于当晚金戈城发生的事情,被他强势的压了下来,一个帮派的消失,绝对会引起恐慌,特别是这件事情还牵扯到宇文家,就令他不得不重视了。

城外某处

王勋抱着一个,背着一个,一步步艰难的行走着,抱着的当然是宇文浩,宇文浩玄力抽空,哪里还有行走的能力,为了防止城主府的追杀,他不得不带走宇文浩。

在天空出现一抹鱼肚白的时候,王勋停了下来,一夜长途跋涉,身为武徒的他,显然也吃不消了。

“王叔叔,休息一下吧!”萧枭见王勋如此劳累,忍不住喊了一声。

“好吧,遇上你们两位小祖宗,也不知道我王勋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王勋抹了一把汗水,先把背上的萧枭放了下来。

嘶~

萧枭倒吸了一口冷气,蹑手蹑脚的走向一棵大树,舒服的躺了下去。

“也把我放下来吧!”经过一夜的恢复,宇文浩勉强恢复了一些玄力,当然不能赖在王勋的身上,再说了,王勋昨天晚上也经历了一场大战。

王勋没有客气,也把宇文浩放在萧枭的旁边,然后自己也靠在大树根处。

“也不知道我父亲到底怎么样了?”萧枭突然想起了他父亲萧宁。

他的一句话,令其他两人陷入沉思之中,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小时候,我修炼偷懒,他都会在身后踢我一脚,那时我感觉父亲对我太苛刻了,甚至有的时候,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父亲亲生的。”

“长大后,我更加贪玩,在金戈城多次给父亲惹祸,我记得有一次,我偷偷跑去花楼,被父亲知道后,整整打了我二十狼牙棒,屁股都打开花了,足足修养了一个月。”

“昨天,就在昨天,我还看到父亲慈祥的笑容,可.......一切都被无情的毁灭了。”

萧枭一个劲的述说往事,眼泪不知不觉流了出来,毒蛇帮与狼牙帮是死敌,他不相信毒蛇帮会放过他父亲,那只有一个结果:死。

他从来没有想过

,一切会变化得那么快,快到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就连旁边的王勋,听到萧枭的述说,整个人抽泣起来,萧宁是他的救命恩人。

还记得十五年前,王勋被人追杀至金戈城,眼看就要身死,是萧宁宽厚的手掌挡住敌人的攻击,救下了他,从那天以后,他发誓誓死跟随萧宁,与狼牙帮共存亡,可惜,他没有做到,没有与往日的兄弟并肩作战,没有与他们死在一起,甚至现在连帮他们收拾尸骨的机会都没有。

他心里满满的自责,却有一丝心暖,因为他看到了希望,这希望来源于宇文浩和萧枭,萧枭天赋不差,只是懒于修炼,他相信经过这次事件,萧枭会成长起来的。

“想哭就哭出来吧!终有一天,我们会给萧帮主一个交代的。”宇文浩虽然心里不是滋味,但这个时候他却不能表现出来。

看着近在咫尺的雨泽森林,宇文浩心里燃起了希望,半年,他要在这里待半年,半年时间,一定要达到武徒境界。

只有成为武徒,才能勉强自保,才能进入白虎学院,学习更深的知识,为将来奠定基础。

一轮阳光照耀大地,曙光,就在前方。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乘车路线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服务预约挂号平台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价格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预约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的费用

动脉硬化带斑块用通心络能治吗
颈动脉有斑块应该注意什么
血管堵塞用通心络胶囊管用吗
脑梗死患者恢复期能吃通心络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