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七个对不起换来女孩跳楼男孩疯了

2019-11-08 20:00: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推开门,朝我招手。

我突然就笑了起来,想起一个心理测试说,喜欢坐在角落里喝咖啡的人,大多比较孤僻不擅词令,我想这顿饭大概要吃得很安静了。

我径直走过去,他将我的椅子往后移了移,说通今博古,请坐,我是张远。

他替我叫了杯咖啡,是我喜欢的那种。我又笑,相亲之前是不是老妈连生辰八字都已交代?

他说,斯年你怎么这样爱笑,才刚见面就已笑了两次,是不是我让你很满意?

我看着这个自大的男子,有些不悦。我说,张公子真是明察秋毫,我觉得碰见你,真是三生有幸。

六亲不认他像是听不出我的讥讽,对我说,张公子这样的称呼几百年前被莺莺唤过以后,再没听人叫过。

已经好久没碰见伶牙俐齿的男子,禁不住对他有些刮目相看。

他原来也爱看足球,一场接1场地看。柳小安也挚爱足球,我所有的足球知识,都是柳小安传授给我的。他有些讶异,现在爱好足球的女孩子少之又少。

喜歡了一個人,也就喜歡了足球。我不是球迷。

看了场电影,是关于南北战争的。恢弘的电影场面,男女主人公的思念,我突然就想起了柳小安——那个说想念我的男人,心情低落许多。

张远送我回家,他的车开得很好,车里放着莎拉布莱曼的歌,语重心长,我侧着头文采风流看车外繁华流转。

到家给柳小安发了封邮件,今天遇上一个人,与你一样爱看足球,也很风趣。

有时候张远与我约会,大多是说说话,喝茶,像是一对情侣。

我有时候也与柳小安提到张远,也不是故意,说着说着,便说到了他的名字。

柳小安向来不大爱说话,说话用句都很短。我像是习惯了他的沉默不语,一个人在这头絮絮叨叨。

絮絮叨叨的人定会善待自己,什么事说出了嘴总是要比放在心里舒坦许多。

苏 白

公司那个谢了顶、富态的所长终究让我出差了。我已与公司签约一年有余,住进了公司宽大的宿舍。

柳小安说你应该先积累经验,这样你过来的时候我会容易安排。说这话的时候他已做到市场经理的助理。那个公司的经理是他的表哥。

我知道柳小安这个人努力奋进,认真积极。他这么说,我便也就照做,七纵八横原想跟他说的话也就只放在心里。

晚上的北京,长安大街依然车水马龙,灯火通明。飘过耳的风声,到处是车辆和人群。我抬头想看看这里的星星是不是如当初般璀璨,却忍住了。

打柳小安的,正忙請稍候再撥。移動公司的服務盡善盡美。我繼續。

不久的主人就打了过来,斯年,有事找我?我无语,我们的关系,是不是需要有事再来联系?

他隐约知道我的愠怒,说我这边有点活儿。

我在长安大街,你来接我吧。他更无语。

柳小安开着一辆小吉普来接我,甚至买了花,表情看上去也不是不激动的。我心里所有的不平都被轻轻抹去。他几乎是把我抱上车的。念起很久以前堂姐结婚,姐夫仿佛就是把穿着红色礼服的姐姐给抱上车的。

我亲吻着他右边的脖颈,轻轻地落下泪来。车里竟然也摆了莎拉的CD,我笑了。

柳小安的家在幸福大街,转过几个路口也就到了,房间里收拾得很整齐。

洗了澡,换上我的丝质柔柔绵长的睡衣,他的身体如孩子般瘦弱和单薄,皮肤依然婴儿般细腻与柔滑。我牢牢地捉住他,怕他从指缝间溜走。他吻着我的额头,小心翼翼地与我黏在一起,像是毕业之前我们在宾馆的房间里彻夜不眠。

早晨醒来阳光暖暖地爬上我光洁的手臂,头枕着他的臂膀,蜷缩的姿势像是在母亲肚里的胎儿。他微笑着看我。我真喜欢这样的感觉。爱的人在身边,阳光温暖。床头的在响,我去接,他说让它响吧,今天我陪你。我说,好啊,恰好请假。拿起了。

你好。

你好。小安在吗?

在啊,等等。

我起床热牛奶,仔细地看他的家,冰箱里囤着许多的零食,电脑桌也擦得干干净净,打开他的邮箱看,都是我的邮件,一封一封,标题上缀满了我想你。

拉肚子快速缓解

远大医药立可安治疗肠道感染

肠道感染用远大医药立可安

远大医药立可安治疗腹泻怎么样

什么是一体裤拉拉裤

什么情况下穿拉拉裤

什么牌子拉拉裤防漏效果好

什么拉拉裤吸水性好薄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