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超武时代 第三百九十一章 你伤心吗(保底第二更)

2019-10-12 22:11: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武时代 第三百九十一章 你伤心吗(保底第二更)

高远愁眉苦脸的看着那张合金硬弓,记起第一次见到黑寡妇的情形:弦声响,箭声激,声未至,人已死!

那一次,黑寡妇面对斧头帮数十个恶汉

,一个人一张弓,打的对方七零八落。如果不是后来箭支不够了,恐怕能一个人将对方杀光。

这女人,打架就打架呗,闹着玩怎么还带下死手的?

弦声动,一支利箭呼啸而来,力量,速度,准度,妙到纤毫!

高远有一种感觉,无论往哪个方向躲,这支箭都会跟上来,无论怎么挡,这支箭都会洞穿防御。

黑寡妇的箭下,有一种死亡笼罩的绝望之感,就像是附骨之蛆,即便逃去天涯海角,也会被追上狠狠咬一口。

高远无奈,只能迈开神行百变步法,身形一晃,避开利箭射击的正面角度。

果然利箭一个虚晃,歪头追杀而来。

高远早有准备,不假思索的抬手一扬。

一道玉箫剑法的剑气脱手而出,破空声簌簌作响,剑气在半空中分裂成二十四道,正是一招“二十四桥”,一半将利箭缠绕住,一半却是朝着不远处的黑寡妇射出。

黑寡妇一声冷哼,弓弦一甩,就听“啪啪啪啪啪啪”一阵闷响,那一半射向她的剑气全都被打的粉碎。

高远一点都不吃惊,如果这种程度的剑气就能打败黑寡妇,那才是奇怪呢。

“当”的一声,另外一半剑气总算是将黑寡妇的利箭击落,那箭支跌在地上,依然不甘心的又弹起来飞了半米,才终于又落下,倔强的样子简直跟黑寡妇一模一样!

黑寡妇再度扬弓,弓弦“啪啪啪”连续三声轻响,这一次,三箭连珠,朝着高远的上中下三路直射而来。

高远想也不想,双手连挥,一道道剑气激射而出。

响隔楼台,玉人何处,金声玉振,道道剑气有的去抵挡箭支,有的散射向黑寡妇,反正乱七八糟。

距离太远,黑寡妇只是将手中合金硬弓轻轻一抖,顿时将射过来的剑气一一粉碎,再一抖弓弦,一道劲气从弓身上震动而出,朝着高远射来。

三支箭,再加上一道劲气,构成一道天罗地,让高远无处藏身。

高远咦了一声,双手张开,左手龙,右手象,龙象般若,巨力浮现,双手一合,宛若一面龙象巨盾。

“当当当!”三支箭在剑气纠缠下本就如同强弩之末,打在龙象巨盾上,发出闷响,应声落地。

那道劲气袭来,也是震的高远身形微微一晃,就告破灭。

却在这时,黑寡妇忽然身形一闪,瞬间来到高远侧方,那曼妙的身姿如同起舞一般,趁着高远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箭支和劲气上,挥起硬弓,劈头盖脸的砸下来。

高远脸上露出一抹狡猾的神色,笑道:“就等你来呢!”

对付一个箭手,最怕的就是距离太远,最开心的就是拉近了距离。也不知道黑寡妇脑袋里的哪根筋不对了,居然主动靠近,这可正中了高远的下怀。

身躯滴溜溜一个旋转,高远的身影瞬间模糊,闪烁不见。

黑寡妇的硬弓落下,却只抽打在空气中,目标突然不见,她不禁微微一怔。

就在这片刻愣怔之间,高远已经闪身在她身后,双手往她身上一抱,反掌压翻在地。

“啊”的一声,黑寡妇做梦都没想到高远会如此无赖,被合身撞翻,想要挣扎的时候,高远却如同一个人形大锁,两腿缠上她的两腿,双手锁住她的双臂,牢牢将她箍住,动弹不得。

“你混蛋!你无耻!你下流!”黑寡妇只觉得两个身体紧紧贴着,高远身上的酒味汗味男人味从身后喷过来,脑中“轰”一声,几乎要羞涩的晕死过去。

高远呵呵一笑道:“别乱说,这怎么能算无耻下流,这是寝技懂不懂?”

“寝技?”黑寡妇听到“寝”和“技”连在一起,下意识的觉得“寝”就是房,“技”就是“术”,这混蛋竟然用房中术来对付我?

她拼命的挣扎,可身体却被牢牢控制,无论如何用力量,都只会让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着,却无法挣脱。

“你放开我!”黑寡妇再三尝试,也无法脱身,声音里都带着惶恐:“不然的话,我用内力震死你!”

“你可以试试!”高远道。

黑寡妇怒道:“你以为我不敢?”浑身内力迸发,想要把高远震开。

内力翻滚,轰击而出,却如泥牛入海,没有任何的回应。

黑寡妇大骇,这到底是什么混蛋招数,简直跟牛皮糖一样,怎么甩都甩不掉!

“行了,别闹了。”高远忽道,口中的热气喷在黑寡妇的耳垂中,顿时又酥又痒,浑身力气如同潮水般的退散。

感觉到黑寡妇的放弃,高远也松了口气。这寝技他还是第一次用在实战上,还真有几分效果。

如果再好好研究,配合龙象般若功,那可真是抓一个废一个,弄一个死一个。高远暗想。

正琢磨着,高远忽然听到一阵抽泣声,仔细一看,黑寡妇居然哭了。

“喂,你哭什么?”高远吓了一跳。

黑寡妇也不回答,高远无奈的道:“你别哭,我放开你,但你得保证不能再打我了?”

说着,高远快速放开黑寡妇,“噌”的闪到一旁。

黑寡妇没追杀,只是坐起来,继续抽泣。

这个倔强的女人……高远还以为她不会哭呢,甚至没把她当做女人。直到此刻看到她眼角的泪花才意识到,黑寡妇除了身材爆棚,脸蛋漂亮的不像话之外,也有脆弱的一面。

“那个……刚刚不好意思啊,我的确有点过分了。”高远叹口气道。

黑寡妇歪过头去,没理高远。

高远搔搔头,忽然问:“你很伤心?”

还是没有回答。

高远便自言自语道:“我恰好会一门箭术,名叫伤心小箭……如果是很伤心的人,也不知道会不会能更快的修炼成功。”

黑寡妇忽然转过头来:“什么伤心小箭,很厉害吗?”

高远想了想道:“反正,比激光炮厉害多了!”

信阳癫痫病医院
阜新治疗妇科方法
眉山性病
信阳癫痫病医院费用
阜新治疗妇科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