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鬼眼术士 第160章 老子真被赖上了

2019-10-12 21:30: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眼术士 第160章 老子真被赖上了

“喂!回来把驾驶证拿出来,想这么跑了吗?”那女警一见也是不干了,这会不会是借着吵架就开溜的呢?这种情况也不是没发生过,有些人连驾驶证都没有就敢开车出来溜达,被逮到了就假装生气吵架,然后就一溜跑掉,同事里就遇上过了,所以一看俩人如此,就认为他们要开溜,当即也跑了上去拦住他俩。

凌痕一笑说道:“车不是我的,驾驶员也不是我,这应该不关我什么事吧?”

女警一听,点了一下头:“这么说来,是这位小姐开的车,车也是你的了,那么请出示你的驾驶证吧?”凌痕坐在副驾驶室里她是看到了,而齐燕芸则是爬了过去压在人家的身上,当街就玩亲嘴的游戏,搞得人家那些过路的大爷大妈都不好意思了。

凌痕哈的一笑,对齐燕芸道:“美女!哥还不是你的,你慢玩,我可不陪了。”说着就要走人,那知齐燕芸硬是拉拽着他,根本就不许他走人,他要是硬来的话肯定能走,只是这么跑之前被江瑶拉扯着在大街上着实没面子,所以他才没把她甩开跑掉。

“闹够了没有?”那女警一看,这也是来火了,道:“你们这闹的什么呀?有你们这么闹的吗?再不老实一点,我可以告你们坊碍公务了。”

“切!唬谁呀。”齐燕芸真就不怕这个邪了,放眼在这个东来市里可没人敢把她如何了。

凌痕的眉头一时就皱了起来,这位女警吧,人家也是正常执勤,并没什么的过错,要说错嘛就在这个齐燕芸的身上了,似她这么闹法只有丢人现眼了而以,他可不想陪着她这么丢人,道:“也就一二百块后,你就不用闹了,让人家开了罚单好去工作了。”

那位女警有点诧异地看着凌痕,起先她认为凌痕一定也跟齐燕芸一起大闹起来不可,只要不是涉政人员的子女,那些商场上的太子爷吧到还不怕,而他们也不缺这钱,一般都是拿了罚单后就走人,没太多的事,却那知这齐燕芸就是不依不饶的闹,实是意外了。

“凭什么呀,老娘就不输给她,你这么向着她,是不是看上她了?”

瞧这话说的,凌痕与那女警头都大了,醋瓶子再大,也不用大到这般地步来吧,你这是瞎扯什么的呢?真是中生有的嘛。

“我说……你这像话吗?老这么给我找麻烦,下回不用来找我了,妈的!真是烦死人了。”凌痕真就不知道原来女人还这么的烦人,看着别人打打闹闹的,那小日子过得蛮是温馨舒服,心里可是向往已久,那知与这女子相处了几回来,可没少给他找麻烦了,真要这样的话,这女朋友不要也罢。

一听这话,齐燕芸的脸就拉了下来,道:“我人都给你亲过了,你想赖账呀?”

女警闻语,眼睁得大大地看着凌痕,暗笑道:小子!这个你麻烦真来了,看你怎应付这种大小姐了。

凌痕脸可是拉黑了,妈的,老子被赖上了,这是谁亲了谁了,我可没亲过你,一切都是你在主动送上来亲我的呀。

看着他不出声了,齐燕芸得意地说道:“凌痕!想甩了我,门儿都没有,你等着,我回家去把行李也搬到你家去了,看你怎撵我!”说了这话后,钻进车里一溜烟的开走了。

女警知遇上这种人,说多句都是浪口水,也就作罢了,冲着凌痕笑道:“小子!这下你有罪受了。”

“那还不是被你害的了。”凌痕唯有苦笑了。

“怎么!你都是这么赖账的吗?我想这是块牛皮胶是死缠烂打赖上你了,你休想是甩得开。”说着格格娇笑而去。

凌痕楞楞地半响,这才一抹额头上的汗水,也是有点心怵,这个齐燕芸一点都不是一个省油的灯,看她这性格只怕是说得出作得到,真就要赖上自己了,这该怎办才好的呢?

正在等公交车的时候,却遇上了一位大学里的同学,名叫罗家富,平时俩人也没什么的往来,不过都出来工作了,这遇上了总得打个招呼了,他道:“痕,下月的十六号是个周末,在市里的同学都会来参加同学会,到时你也一起来吧,对了,你与何轩不是有往来吗?到时把他叫上了。”

“好!知道了。”凌痕一笑而道,那位同学也是赶着去上班,也就没多谈什么,匆匆的就上车走了。

他先到银行去办理了那张支票的事,银行里排着长队,等的时间稍微长了点,所以这上班自然也就迟到了,不过他可是个老问题了,也就不在意。

只是在电梯里有俩位美女在说着悄悄话,她俩人只道凌痕没听见,说的是他那天摔跤扯下林如韵裙子的事,都是暗暗地抹笑着。

在出电梯的时候,凌痕先行阻在门口,回身对她俩人笑着说道:“美女,要不要我假装摔跤一下,然后把俩位的裙子拉下来?”

“啊!”俩位美女料不到她们的话被他听去了,是说话这样的话来,登时就一脸惊骇之色,须知那天董事长可是出了老大个丑,是因为这位不知真摔假摔的人,一下子就扯下了她的裙子,那个丑真是丢大了,只是让她们想不明白的是,董事长怎不把这样一位-色-狼-给开除了呢?还留在公司里害人么?

她俩没料到凌痕会讲出这样的话来,登时就被吓住,吃惊地惊吃了一声,好在声音不大,不过仍是引起了几位公司里同事的注意,都转头望了过来。

“下回别再说我坏话了,不然我真拉你裙子了。”凌痕淡淡地说道,这才转身离去,只留下了这俩位吓得脸色都微微泛白的美女。

这人还真是够色够狠的了,你想拉人裙子,就回去拉你女朋友的好了,没事干嘛到公司里来乱拉了,这像话吗?

只是凌痕的话真就把她俩人给吓着了,连林董事长的裙子他都敢拉了,咱也就小职员一枚,他要拉的话当然是想拉就拉了,要是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了这么大的丑,真就羞死人了。

这不把人吓着才怪了,既便你是位男士,要是当众被拉下了裤子,也是会觉得丢人的,何况是位女士了,真是不敢想像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面?

“痕!你可算是回来了,林董事长的助理秘来几通了,问你回来了没有,点过去吧,别让林董事长等急了。”一看到他回来,吴清仁心里就没什么的好气,不过这脸上还不能表露了出来,却是气得他蛋都痛了。

凌痕步的就赶了过去,秘含笑把他迎了进去,又泡上了一杯大红袍,这才退了出去。

“如韵!听说你找我,有啥事呀?”办公室里没别的人,他也就老实不客气地直呼她的名字了。

“是这样的,贷款的话已经办下来了,这次的事要不是有了你,华泰集团还不知如何度过这个难关了。”林如韵感激地说道。

“呵呵!你我都是朋友了,朋友之间不用那么客套了。”凌痕一点都不以为意,这是别人要作的事,又不关他毛事了,不过这样一来,他与王伟或是乔东三之间也就扯清了,彼此之间就不再亏欠什么,因俩人都搞不清楚凌痕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又怕他没完没了的纠缠着自己,也想把他甩开了,所以就对华泰集团给予帮助,这样就可以不再欠凌痕的人情,今后就好讲话一点,遇上了心里也不会有什么的不舒服,能坦然面对。

林如韵闻语,伸出了她颤抖的双手,一下子就握住了他的手,有些紧张地说道:“话是这样,可我仍然想对你说,真的……谢谢了。”

她只是想听从父亲的意思,要与凌痕拉近了关系,那么就得有所行动来,不然老是一套一套的客套,这根本就没得谈了,所以就得主动出击不可,纵是如此,可也把她紧张得够呛了,这可是她生平之中第一次握陌生男子的手,说不上有什么的感觉,就是一个劲儿的紧张还是紧张。

凌痕不禁一楞,怔怔地看着她,一时就茫然不解了,她就是再想感激谢自己吧,那也不用这么亲近的呀

,还握起手来了,这……好像有点不太一样的感觉呀?

“不……嗯嗯!”今天他才被齐燕芸给吓着,这会林如韵也来这么一出,可是把他也吓住,这些女人们呀,你们这心里想的是什么,能正常一点不?别老是这么一惊一乍的,我心脏有点要被你们吓出问题来了。

俩人就这么的握着手一动不动,连话都忘了说,四目相对,都是有些羞涩感觉不好意思,然后把头侧转一边,不敢相对。

可是……这手仍是这么的握着,似乎俩人都忘了似的。

其实凌痕还是清醒的,只是他感觉到林如韵这双手又软又柔,便似骨一般的滑腻,这么握着实在是太舒服了,所以就不想出声破坏了这气氛,搞得她不好意思把手缩了回来,那自己这福利也就终止了。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在国内怎么样
成都恒博医院具体地址在哪里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看病收费怎么样
成都恒博医院官网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分享到: